??由于季瑾言和白泽、锦俞三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所以警方特许他们先包扎好伤口,并且还十分人道主义地将录口供的地方放在医院。

????警方录完口供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

????季瑾言受伤的地方主要在手臂和胳膊,所以他也没有在医院停留,处理好伤口,便启程回家。

????可白泽和锦俞伤得却比较严重,腹部、背部、手臂都见了血,医生建议最好留院静养两天,确定伤情稳定后,才可出院。

????季瑾言和陆星辰回到山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刚进客厅,张清就迎了过来,暗暗瞥了眼陆星辰,又朝季瑾言道:“先生,夫人、小姐,还有霍如嫣小姐都来了,她们今晚一直在等您。”

????季瑾言往客厅沙发看了眼,“等多久了?”

????张清:“将近2个小时了。”

????季瑾言点了点头,转身看向陆星辰,“你先上去洗澡睡觉。”

????陆星辰咬了咬唇,隐约知道季瑾言这样安排的意图,他是不想她面对接下来的疾风骤雨,不想她难堪,“好。”她应道。

????可是,上二楼的路必须要经过客厅沙发,而且,刚才两人进门时,庄云苓等人也已经发现她了。

????果不其然,陆星辰刚往楼梯的方向走了两步,季筱薇就突然发难,“哥,你不是跟我女神尔笙在一起了吗?怎么还跟陆星辰纠缠不清?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女神吗?”

????她说着,突然站了起来冲向陆星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还有你,你知不知羞?我哥已经明确甩掉你了,你还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这算什么?”

????陆星辰今天经历了那么多,早已身心疲惫,耐心也几乎告罄,要不是碍着庄云苓也在这儿,她必须要给季瑾言母亲一个面子,她只怕一早就开怼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却听得身后男人沉声道:“筱薇,不得无礼,放手。”

????季筱薇跺了跺脚,不满道:“你这么护着她,尔笙姐知道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做法,就跟那些脚踏两条船的渣男没什么差别。”

????“筱薇,闭嘴!”季筱薇话音没落,就让庄云苓沉声喝道,“没大没小的,不准你这样说你哥。”

????霍如嫣也温声道:“是啊,筱薇,你先别激动,毕竟瑾言和陆小姐也是旧识,现在陆小姐遇到一点麻烦,瑾言帮她也很正常嘛。而且,我想你那位尔笙小姐,也会理解的。”

????陆星辰听着她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莫名有点心累,早知道她当初就不向季筱薇掩藏身份了……

????唉,果然是尔笙大大这身份比陆星辰小透明要好用,她实在是太难了。

????“都说完了吗?”身后,男人微沉的声音传了过来,“说完就让她上去休息。”

????既然大哥都发话了,而且那语气中隐含怒气,季筱薇当然不敢再造次,只狠狠瞪了陆星辰一眼,就甩开她的手,低声警告:“这次,我就先放过你,再有下回,别怪我不客气!”

????陆星辰:“……”

????她突然好想知道,如果季筱薇知道陆星辰就是尔笙,尔笙就是陆星辰的话,那么她究竟是会因此喜欢“陆星辰”呢?还是会因此讨厌“尔笙”呢?

????这还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

????陆星辰已经上了二楼,一楼客厅,季瑾言单独坐在单人沙发上,举起老管家刚送来的清茶抿了一口。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无端端跟人动起手来?”庄云苓皱着眉,率先问道,“伤得严重吗?”

????季瑾言语气淡淡,避重就轻:“小伤,不碍事。您可以放心。”

????“哥?你为什么还会跟陆星辰在一起?”季筱薇看了一眼二楼,“你们该不会是旧情复燃了吧?”

????这个问题,才是她最关心的。

????要是她大哥真的跟那个陆星辰旧情复燃了,那她女神可怎么办?!

????她坚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季瑾言回答得也很干脆:“没有。”

????他和那个笨蛋之间的感情一直没有“熄灭”,又何来“复燃”一说。

????季筱薇这才松了口气,“那你们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凡把她抓走了,我去救她。”季瑾言言简意赅,眸光却一点点沉了下去。

????庄云苓闻言,心中倏然一震,又惊又疑地看向季瑾言:“云凡?你说,今天抓走陆星辰的人姓云?你的伤,也是被他的人给弄的?”

????“嗯。”

????季筱薇皱眉,插嘴道:“云凡是谁?”

????庄云苓这回没有管她,又问道:“所以,今天这件事归根结底其实是冲你来的?”

????或者说,是冲季家来的?

????季瑾言没有否认,又淡淡“嗯”了一声。

????从云凡对陆星辰的执着来看,今天这件事当然不仅仅是冲他而来的。

????或者可以说,云凡的目的,已经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一是报复季家,二是将陆星辰从季瑾言身边夺走。

????不过,不论是哪个目的,他都不会让他得逞。

????季筱薇现在是完全听不懂了,为什么明明是陆星辰惹出来的麻烦,到头来好像还要自己的哥哥给她背锅??

????这是什么节奏??!

????“妈,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云凡是谁?还有,为什么说他是冲哥哥来的?”季筱薇攀着庄云苓的胳膊,不解地问。

????庄云苓看她一眼,脸色严肃:“很多事你不知道,别问太多。”

????她说着微微一顿,又眯了眯眸,眸光中闪过一丝冷意,“那个人羽翼渐满,开始不安分了。”

????早知道,她当初就应该趁他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将他掐死,也免去了如今的麻烦。

????“您可以放心,我自有分寸。”季瑾言自动忽略母亲眸中一闪而过的杀意,他抬腕看了眼手表,“如果没别的事,那么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了。”

????这是直接送客了。

????庄云苓还想再问些什么,但目光触及儿子脸上毫不掩饰的疲态时,终究是忍了回去,点点头:“好,那我们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养伤。”

????“知道了。”

????霍如嫣见状,拧了下眉头,她还没有机会跟季瑾言说上一句话,如何能甘心?

????“瑾言……”她刚开口,就让季瑾言沉声打断,“张清,送客。”

????说罢,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曾扫她一眼,径直转身上楼。

????霍如嫣盯着他冷漠决绝的背影,心中微痛,旋即又思及二楼还有一个陆星辰,那丝微的疼痛又转化成更浓烈的恨意。

????没想到,季瑾言和陆星辰竟然还藕断丝连!

????她以为,凭季瑾言决绝的性格,在跟那个叫尔笙的配音演员好上之后,定然会果决地切断自己与陆星辰的所有联系。

????可原来,是她猜错了。

????而且……这次他还为救她受伤了。

????看来这个陆星辰的手段并不简单。

????

????[畅想中文网?www.xs77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