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南宋风烟路 > 卷廿六长歌狂第1223章倾心计尔虞我诈[2]
??还敢从毒瘴里走的人。

????“全力反击!”眼见蒲察秉铉和把回海皆败走,寒泽叶下令,对不远处将至的主力司马隆反击。胜负在此一搏!

????尘沙于暗夜中涌起,霎时扩散得浓厚。

????一阵冷风掠过,飘云却有些吃惊地发现,完颜承裕竟出现在司马隆身后不远——

????飘云的计谋是,将他先锋诱入伏击圈中,即刻倾全军之力反击其主力,作出兵力充足、撞围之势。造成盟军和祁连山一同攻击的效果,借此威慑金方本营;届时,完颜承裕“必会怀疑他们先前的判断失误、勉强应变、自然要将定西的顾忌重提、调整战术、倾全力来打我军”——是“分批”的引诱,有时间差,有阵地偏移。

????说冒险却也有胜算,飘云将金军拆成了三部分,虽是硬战,贵在“各个击破”,也活用了司马隆的性格。

????可现在,为何却不像是分批被引诱来的?而更像是一起来的?

????分批诱引。一部分原因还是飘云知道司马隆为人谨慎风格保守,是以只能慢慢诱出金军的全力。但金军却好像是一起来的,似乎看出了飘云心内的种种念头?因为,金军若没有把握、没有准备,不可能瞎打。不可能刚追歼就倾全力来打他们这些空虚,这么打一没有必要。二不符合司马隆一贯主张的攻防并举,三不合逻辑,不合飘云给他们量身定做的逻辑。

????而这段时间的交战,飘云和泽叶都看得出完颜承裕虽然是主帅,却基本对司马隆言听计从、也无着急立功之心……

????飘云希望自己是多虑了。因为也有可能是蒲察秉铉适才僵持时派人杀出重围火速告知完颜承裕情况有变,金军来得,就要这么及时?

????夤夜会宁,两军对峙。

????金有完颜承裕、司马隆、蒲察秉铉、把回海,宋有寒泽叶、百里飘云、沈钧、曾嵘。

????“金方骁骑,来得真快。”寒泽叶不像飘云心里那么没底,而是立刻就意识到金军是来得神速,此刻他打量着四面八方络绎不绝的金军,统帅,高手,谋才,骁将,有些还一人兼具多项。

????“宋方悍将,着实难啃。”完颜承裕将身犯险境的蒲察秉铉和把回海救回之后,发现几百先锋已只剩十人不到,宋军军威如此,哪怕现在对着十倍于之的他们,也不输分毫气势。

????“放下武器,可饶不死!”完颜承裕开口扬言,统军副使之威。

????“不教你们越过定西。”寒泽叶笑而轻声,九分天下之魄。

????“是在等杨致信吗,他今夜不会来了。”司马隆说罢这句,飘云心一紧脸色微变。

????飘云这回,真是高估了陕西盟军卷甲衔枚的水平,也低估了金军之间的合作能力——

????飘云何尝想到,兵从天降,两面夹攻,计谋里最高*潮的这一环不成立?!杨致信的行踪,那么碰巧被轩辕九烨在陕西就发现并一路跟踪到陇右、早就被陇右的金军也锁定了!

????所以,飘云和泽叶惨遭司马隆的计中计回应——什么叫金方骁骑来得真快?完颜承裕本就是全军来的,真的是全军来的。他们事先不知道祁连山来不来,来也是全军,不来一样全军!因为他们心知杨致信来不了!

????不可能瞎打?当然不瞎打,因为背后即使有破绽,又露给谁瞧呢?

????当此刻完颜承裕大军压境来势汹汹,岌岌可危的不是别人正是寒泽叶——就在此时,移剌蒲阿已去绊杨致信!

????原来适才蒲察秉铉等人的慌张也是装的,包括围剿不力被宋军逃出来、以及说“我知道你们虚而虚之摆空城计”也是故意演的!他们早就知道了宋军两面夹攻的企图,之所以顺应宋军的剧情,是为此刻的临阵猝然一变,教宋军猝不及防、军心也受到打击,完颜承裕笑了,“宋军最厉害的就是士气。”司马隆和蒲察秉铉都这么说,他作为统帅,当然要首先击毁宋军之心——这时候的宋军,才最脆弱!

????战前他对蒲察秉铉和把回海说,你等追出之后,无论他们耍什么把戏,都可故作慌张,但内心不必惊乱——我会先顺他们的意思只出司马隆,而我,实则紧随其后。

????“既已趁势总攻,自要全都拿下!”完颜承裕是全军俱出、合围聚歼!这样的倾力打击,即便洪瀚抒真就在了他也不怕!

????是的,司马隆之所以赞成出击,是因为“抛开束缚,根本没什么三家宋匪言和”,而完颜承裕说,“三家宋匪言和了也不怕!”“前两次夜袭已算是胆怯,莫教人看轻我陕西金军!”

????“无论他们耍什么把戏”——这也包括了设伏,为什么司马隆没让他们谨防伏击,恰恰是司马隆要装作不知道他们要实而虚之,要装作判定了他们是虚而虚之,事实上,司马隆知道杨致信会在第三夜来,所以第三日才命蒲察秉铉和把回海加大攻势,帮助百里飘云完成了虚而虚之的剧情和逻辑,控制得自然而然。

????不满足鱼的胃口,怎么引它们上钩?战前,谁挖掘透了敌人的心思,谁会让敌人死的时候还没有防备,敞开家户等着被长驱直入。

????飘云面如死灰,端的搬石砸脚。

????他的计策就到此为止,虽然他根本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杨致信会被发现,明明一路上都很悄然。

????他到底还是太年轻了,没有他的主公那样缜密,害了寒泽叶沈钧和曾嵘,以及背后这几千兄弟。

????重心不稳,险险从马背摔下,幸而身侧一道强力,扶在自己的肩头。

????“杨致信来不了没关系,洪瀚抒随刻就到,打起精神,能撑几时是几时。”寒泽叶一脸淡定地说着这句,飘云知道一定是假话的话。

????飘云知道,可是普通兵士们却不知道。寒将军说的没错,怎能认输?有士气,就有希望,不能让金军看到他们内心的受迫崩溃!

????话毕寒泽叶右手已然触及寒枫鞭,沈钧看着对方重新出阵的把回海,道,“寒将军,这等角色,有曾嵘在。”

????“哈哈哈哈,寒将军,交给我好了!”曾嵘豪气大笑上前应付,飘云的冷汗滑过脸颊,却感觉心不再冷。

????是的,每逢冲锋陷阵,沈钧都说,有曾嵘在,强横霸道如他,就像涉及据守,曾嵘都说,有沈钧在,岿然不动如他。

????对于飘云而言,此刻有寒泽叶在,那便是主心骨,有所有人在,那便是强者的力量。他们没有任何怪责和推卸,而是说,飘云你完成任务了,下面交给我们。

????尔虞我诈,终不过是纸上谈兵,他们,能否如岳离一样,藐视兵法,临场逆势!?未完待续。。

????

????[畅想中文网?www.xs7788.com]